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 > 社会热点 > 这个被骂上热搜的女孩,死了

这个被骂上热搜的女孩,死了

2019-10-20 19:50:14   来源:未知
文章导读

看到崔雪莉死亡的消息是下午4点40分,距离韩国宣布消息仅10分钟,中国的的网络,微博两度瓦解。这也是微博第一次因为一小我私家的死亡而瓦解。 朋友圈同样哀声一片,质疑有之,惆怅有之,叹息和悲悼更有之。 有朋友随后发出叹息:感受简直像在本世纪再一次亲耳听闻梦露的讣告。 雪莉是谁? 三个词归纳综合:韩流明星 完美女孩 骂名远扬。 雪莉少年出道,出道时所在的女团f(x)是曾经韩国顶级女团之一。这个女团所属的公司,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,更是亚洲娱乐公司当之无愧的龙头之一。 今天活跃在中国荧屏上的顶级流量,吴亦凡、张艺兴、黄子韬都曾是SM公司旗下男子团体EXO的成员。 94年出生的雪莉,11岁加入SM韩国少年选拔大会,赢得去SM公司当练习生的时机。颜好资源好,长相可爱的她从小就出演了多部影戏电视剧。 SM为她打造的人设定位:天真、可爱、纯情、甜美、青春、少女。 这种人设在中国也被称作清纯玉女。大多从小出道的女明星都是走这小我私家设。 在五小我私家的女子团体里,雪莉也一直以最受媒体和公司痛爱的形象活跃着。 幻梦一直延续到雪莉19岁。19岁的她因为恋爱,交往比自己大14岁的男友,冒犯偶像不得恋爱的红线。 处在上升期的国民女偶像,还选择了果真恋情。随后不久,雪莉又

  看到崔雪莉死亡的消息是下午4点40分,距离韩国宣布消息仅10分钟,中国的的网络,微博两度瓦解。这也是微博第一次因为一小我私家的死亡而瓦解。

  朋友圈同样哀声一片,质疑有之,惆怅有之,叹息和悲悼更有之。

  有朋友随后发出叹息:感受简直像在本世纪再一次亲耳听闻梦露的讣告。

  雪莉是谁?

  三个词归纳综合:韩流明星 完美女孩 骂名远扬。

  雪莉少年出道,出道时所在的女团f(x)是曾经韩国顶级女团之一。这个女团所属的公司,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,更是亚洲娱乐公司当之无愧的龙头之一。

  今天活跃在中国荧屏上的顶级流量,吴亦凡、张艺兴、黄子韬都曾是SM公司旗下男子团体EXO的成员。

  94年出生的雪莉,11岁加入SM韩国少年选拔大会,赢得去SM公司当练习生的时机。颜好资源好,长相可爱的她从小就出演了多部影戏电视剧。

  SM为她打造的人设定位:天真、可爱、纯情、甜美、青春、少女。

  这种人设在中国也被称作清纯玉女。大多从小出道的女明星都是走这小我私家设。

  在五小我私家的女子团体里,雪莉也一直以最受媒体和公司痛爱的形象活跃着。

  幻梦一直延续到雪莉19岁。19岁的她因为恋爱,交往比自己大14岁的男友,冒犯“偶像不得恋爱”的红线。

  处在上升期的国民女偶像,还选择了果真恋情。随后不久,雪莉又退出了女团。

  组合上升时期,选择退出组合的行为,丝毫没有考虑到组合的未来以及成员的感受,成为她身上最大的黑点。

  雪莉那时候的性格,也开始像变了一小我私家。她在小我私家账号上晒出的奶油照,因为性体现的造型,让人直呼偶像清纯人设崩塌,自此开始一路骂名远扬。

  雪莉在自己的小我私家账号上,因为上传No Bra(不穿内衣)的照片,也开始频上热搜。

  让她备受骂名的“No Bra”的看法在欧美国家早就有之,不少好莱坞明星都是其践行者。雪莉说:“我想,no bra不就是小我私家的自由吗?内衣有钢圈,太过束缚对身体欠好。只是因为舒服才不穿,仅此而已。”。

  但作为热搜体质的韩流star,再找不出第二位的亚洲黑红女星,人们似乎并不需要雪莉的回覆。

  直播剪头发,对着镜头狂笑,说着“一直很想试试这个!”接着就把头发剪了。最后把剪掉的头发丢向镜头。

  被骂上热搜。

  分享和挚友拍摄的照片,也被骂上热搜。

  各人觉得这位相助摄影师拍出的不是女孩子的康健性感美,而是略带恋童癖的画面。

  上传了自己身穿泳装的照片,同样也能被骂上热搜。

  人们称她放飞自我,发了疯,恶毒的言语让她如同流星坠落,砸出深坑。

  对于雪莉来说她的一句话甚至是一张照片都有可能登上热搜,黑红之下,尽是辱骂。

  在纪录雪莉日常生活的真人秀节目《真理商店》中说,

  “可能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演艺生涯,过早的成熟使得周围的人都没有把我当孩子看,我身上的担子太多感应很是畏惧”。

  “纵然说累也没有人愿意倾听我的烦恼,感受这个世界只剩我孤零零的一小我私家”。

  而在《恶评之夜》中,雪莉曾说:“寻找到自己很是幸苦,因为会受到许多人的影响。”

  恶评如同汪洋一片,不管掉臂地将她淹没。无论她怎么做,怎么说,在人们的眼中似乎都是错的。

  放飞自我的雪莉最后确实是怕了。

  她对着镜头,像自己身边的朋友诉说着自己的歉意,“觉得对不起朋友,明明都是很好的朋友,很善良的人,为什么要因为我被骂呢?”

  “都是很善良又可爱的朋友,感受有许多人唯独对我戴着有色眼镜。

  在节目的厥后,她对着镜头,边笑边说:观众朋友请疼爱我一些吧,记者们也请疼爱我一些吧。

  但这样的雪莉,昨天照旧选择离世界而去了。

  11年自杀11人韩国演艺圈的自杀诅咒

  据不完全统计,从2008年至今,11年间,韩国娱乐圈有11人自杀身亡。

  2008韩国男星何在焕疑因债务缠身,在轿车里烧炭身亡。

  不久后,何在焕妻子郑善熙向媒体果真了何在焕的死因,是因为他欠下了高达40亿韩元的巨额印子钱。面对滚雪球一样的利息和债主的催债,不堪压力,选择自杀。

  同年,“韩剧天后”崔真实自杀也惊动韩国娱乐圈。

  何在焕失事后,崔真实作为他的朋友,第一时间赶到灵堂拜祭。

  但崔真实同时也是何在焕的债主之一,悼念哭泣的举动被传成是因为钱要不回来了。网上还谣传,正是崔真实放印子钱催债导致了何在焕自杀,不知真相者骂声不停。

  崔真实自己患有抑郁症,再加上网上蜚语蜚语和离婚后的压力,最终自杀。

  同样是2008年,仅在崔真实自杀后的第二天,韩国变性艺人张彩媛或因情感问题感应灰心,上吊自杀。但有消息称,张彩媛自杀前曾经体现“似乎可以理解崔真实的心情”。

  2008年,韩男星金智厚在家中自杀身亡。遗书上写着:“我很孑立,很累,真想就这样飞向天堂”。有韩国媒体推测,金智厚自杀与其果真同性恋身份后受到网络攻击有关。

  2009年,韩女星张紫妍上吊自杀,果真的遗书中详细纪录了被经纪公司老板欺压,自2005年起多次被迫为政商名流陪酒、陪睡的经历。

  2010年,崔真实的弟弟崔真英因恒久的抑郁症上吊自杀。

  2010年,韩男星朴容夏醉酒后自杀,其时父亲身患癌症。警方判定朴容夏平日内心的压力过重,加上酒后一时激动,自杀身亡。

  2016年,韩男星金成泽在与妻子争吵后上吊自杀。

  2017年,SHINee成员金钟铉因抑郁症自杀,死前姐姐发了简讯,他写:“我活得很累”、“让我走吧”、“这是最后的作别”……

  2019年6月,韩国女星全美善在酒店自杀身亡,生前疑似患有抑郁症。

  每一则死亡消息都像是一记重锤,敲打在听闻者的心上,令人痛惜。

  自杀原因纷歧,却大多大同小异。压力大、收入不稳、抑郁症……是泛起频率最高的要害词。

  韩国娱乐圈如此高的自杀频率,背后是有迹可循。韩国艺人正在面临诸多困境。

  首先是精神压力。

  想要进入造星公司成为练习生,需要拿出高考的架势。红星新闻报道中,SM公司高管体现,他们每年都要进行50万人次的海选,其中只有不到10人,能成为正式的“练习生”。

  成为练习生以后,依旧每一天都面临着竞争和淘汰,不停有人出局。在2-3年的练习生培训中,淘汰率高达50%。压力不行谓不大。

  在韩国这样造星工业成熟的国家,每年都有大量、多样的成熟艺人被推向市场,为到达最高效益,经纪公司岂论艺人的蒙受能力,大量接通告。据多篇报道,神话组合成员Andy曾在采访中体现一天只能睡3-4个小时,总觉得缺乏睡眠。

  面对连轴转高强度的事情,同时时刻出于竞争状态畏惧被淘汰……精神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,无法松弛,只等崩断。

  其次是经济难关。

  韩国的演艺公司与艺人之间的分成比例通常为7:3.由于韩国演员大多以组合形式出道,3成酬劳往往还要除以组合人数,落到艺人手中的寥寥无几。

  韩国二线演员方成勋,在某档节目中自曝年收入不到6000万韩元,折合人民币35万元。

  演员何在焕的自杀更是跟金钱息息相关。据其妻子透露,他由于投资失败,欠下了40亿韩元的印子钱,不堪压力才选择了自杀。

  凭据其时汇率,40亿韩元相当于2000多万人民币。也不外是国内某偷税艺人一部影戏的片酬。但对于其时的何在焕来说,这是用命才气填上的窟窿。

  最后是人格侮辱

  韩国造星,走工厂流水线模式,每一个明星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件商品。

  瑕疵品抛弃就好,精品也无需珍惜。他们都是公司盈利的工具。

  动辄打骂,已经算是屡见不鲜。

  韩国The Eastlight男团中的队长李硕澈曾召开宣布会,称团队从2015到2017年,两年间一直遭受着音乐制作人暴力殴打,甚至关上门用棒球棍殴打。

  韩国演员民宇赫在节目中也透露,曾被前经纪人暴力看待,1年时间里7次因脑震荡住院。

  女艺人要面对的,更是从身体到心灵上的蹂躏。

  2009年,张紫妍在家中自杀,之结果真的一纸遗书惊动了整个演艺圈乃至韩国政界。

  遗书中,详细纪录了张紫妍从2005年起被经纪公司威逼利诱,被迫向政商、媒体、娱乐圈的31人提供了凌驾100次性服务。

  在遗书中称“自己纵然离开人世,也会向恶魔抨击”。这里的恶魔,指的是张紫妍的经纪公司。

  2019年5月20日,韩国检方经审议后认为,没有确凿的证据进行性暴力相关搜索,张紫妍性侵案无法重启视察。只能劝未来应增强措施,防止类似事件发生。

  从经济、精神到人格的重重的压力下,韩国艺人自杀的新闻不停于耳。

  如果这种高压模式稳定,艺人不做为“人”只有盈利属性,自杀诅咒,也许是个无解题。

  娱乐圈是韩国社会的缩影

  在韩国,自杀早已不仅仅是娱乐圈的问题。因为从经济、精神到人格的重重的重压,早已遍布整个社会。

  韩国社会被财阀牢牢控制,阶级门第之间的距离险些牢不行破。攀比的民风随着阶级板结愈演愈烈,这种攀比的精神从娃娃抓起,《请回覆1988》中那样的阶级大团结,无非是美好的幻梦而已。

  为了维持阶级水平,防止身份的下滑,教育成为了最后的攻坚之地。

  于是,韩国的孩子升学压力世界排名顶尖,但可选的名牌大学数量,却屈指可数。

  为了让孩子能够从猛烈的厮杀中脱颖而出,普通人和有钱人都在拼命花钱把孩子送进课外补习班,孩子没有自己的时间,家长也必须紧紧地盯着事业和孩子的学习,没有空闲的喘息时间。

  韩国大学升学率近十年来险些一路下滑,中国大学的升学率却已经到达80%以上

  韩国电视剧《天空之城》中也曾对这种畸形的教育模式有所体现,剧中的家长们为了让孩子获得更好的名次,用尽一切防范,不择手段地行贿老师与学校。

  哪怕孩子已经被学习压力牢牢摁住,转动不得,家长也不敢有一刻松懈。因为松懈就会输,而韩国人已经输不起了。

  首尔的房价在2017年一年就暴涨了16%。一个平均收入的家庭不吃不喝,一分钱都不花,还需要9年才气攒够买房的用度,而9年后的房价又会涨到什么水平,没人敢准确预估。

  15年的视察发现,凌驾40%的韩国年轻人体现,自己正蒙受着来自课业的巨大压力,更难以置信的是,14岁到19岁的年轻人中,凌驾一半的人有过自杀的想法。

  韩国民众的升学压力与置业压力,已然远远超出韩国人所能蒙受的规模。

  更令人发指的是,65岁以上的韩国老年人也在成倍地自杀。

  随着韩国的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,韩国政府已经逐渐肩负不起巨大的养老金,纵然养老金平均到每位60岁以上的老人,换算成人民币也只有区区的2000多元。

  不仅如此,养老金的领取也是有门槛的。如果你是一位想领政府养老金的韩国老人,那么你必须在退休前已经连续缴纳养老金10年以上,而且同时还没有子女可以照顾你。

  因为,作为儒家学派的传承国,韩国凭据自古以来的传统,默认了子女都必须照顾老人。这种苛刻的条件,直接导致许多老人不得不在退休后继续事情,甚至靠拾荒为生。

  多数老人都不会选择责怪自己的孩子,因为子女们早已自顾不暇。韩国的老年抚育比(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要肩负的老年人数量)将从2019年的20.4人增加到2067年的102.4人,到达世界最高水平。

  而首尔的物价水平之高,早在今年年初的《全球生活成本》陈诉中就被绝不留情地指出,它在全世界主要都市中位列第七。

  高压的韩国社会,过于巨大的生活压力,让老年人绝望,也让年轻人看不到希望。

  年轻人纵然加倍努力地事情,也基础买不起房,看到退休的怙恃和爷爷奶奶还要起早贪黑地事情,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绝望与焦虑的情绪像瘟疫一样,难以抑制地在社会中蔓延。

  年轻人不再像已往那样出门社交,因为社交也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,不如宅在家孤苦地上网,而孤苦地上网又只会让人变得更孤苦。这种恶性循环让人像一个个恒久浸泡在海水养殖场中的鱼排,仅仅依靠麻绳连接,也许一场小风暴就会让他们破坏。

  这一切都使得韩国的自杀率连年巨高不下。据2017年《世界卫生统计》陈诉出炉,韩国再次排在亚洲发达国家中自杀率第一高的位置。这份最新的陈诉指出,每一百万名韩国人中,就有284人自杀。自杀,已成为韩国人的第四大死因。

  25岁的雪莉还这么年轻,或许,她本可以像任何一个同龄的年轻人一样,拥有自己稳定的朋友、恋爱和事业。

  或许,她本可以不被逼成一座孤岛的。

提示:支持键盘“←→”键翻页

最新推荐

精彩专题

社会热点